祝与君相和

笑声遥·零

是儿子和他挚友的前世故事……!给师兄肝了一个意识流梗概出来,当成引子吧,这个梗概和题目貌似没有一点关系呢……

伪单向实双向,风流倜傥华山剑客华无烛x不拘小节武当道长武端清,前世今生设定,笑声遥是前世的故事。



·零·

“他啊……是个天生的多情种。”

武端清自己有时也搞不清楚,他对那人到底是怎样一份念想。
那人像极了一盏烛火,照着他,那是从天上落下凡间的星子,染了红尘。

“他最爱去那金陵,莺歌燕舞火树银花,那点香阁的姑娘倌儿们次次瞅见他就乐开了花。说起来,他还欠着我许多银两。”

剑客和道长的故事很平凡,他们在连环坞外相遇,同游江湖成为挚友,两人情逾骨肉,道长死后那剑客更是在他坟前守了一夜,好深厚的情谊!
听到这些武端清自己也有些想笑,他和那人着实是过命的交情,但他自己却生出了不该有的念头。他实在是太好了,好到武端清为他动摇了一颗道心,剑客成了道长的道。
他不敢去戳破,怕戳破之后再也无法相见,就这样日日见夜夜思,也挺不错。

“我陪了他数载,也累了,我想好好睡一觉。小阿乙,你若是看到了他,就帮我把这转交给他。”
“这是他亲自雕刻的玉佩,他那时候顶着个鸟窝头发,嘴角勾的是情深,痴痴盯着这块玉,说这块玉佩要送给心尖尖上的人。之前不知怎的落在了我这,你可告诉他,这么重要的东西,莫再要落下了。”
道长终究是垂下了那只手,沉沉睡在了花间。

“华无烛,见信如晤,来世不要再见了。”
“我不知你是否察觉到我的念想,但自始至终都是我的痴念,只是扰了你。”
“我真的好累好累,续命丹拖着我不让我去喝那一碗孟婆汤,可我想尝尝它的味道。”
“再也不见。”
剑客的泪浸透了那封轻飘飘的信,那上面附着若有若无的檀香彻底地消散了。

“武端清,那玉佩,本就是你的。”

啊想了一下儿子的名字。
武端清是满船清梦压星河的清
华无烛是何不秉烛游的烛
是锦瑟无端五十弦的无与端

希望没有撞名……没撞名就可以准备抽时间写儿几们的故事啦。
“无情反被多情恼”

想要有个住处不容易

我们区太恐怖了地皮瞬间没,一个师兄抢到了,抱大腿去住房子了_(:з」∠)_
话说还有地税啊,是不是过于真实了,我年纪轻轻就要承担买房的压力。
下个月再买叭这个月抢不过的(。_。)

一个脑洞

月考时的激情脑洞。
可能还会有一个关于A小姐姐视角的补充。

A和B两个人是好朋友,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学。
在高一的时候两个人为了挡掉对方的烂桃花,对班上说她俩一对。并没有人当真,大家都是当玩笑。
最后毕业,A和B因为某种原因没能上一个大学。最后毕业的时候B发现,自己是真的喜欢上A了,但她认为A是直的,不会喜欢自己,就带着这份爱意去到了另一个城市。
在大学期间,B以自己和A为原型写了许多短篇,因为B认为自己和A就是BE,B的小说就都以be结局。
后来慢慢的B有了人气,成为了小有名气的刀派写手。
B从评论区了解到有一个id为C的人续写了她所有小说,把BE都改成了HE,并且改的非常融洽,毫无违和。
B起先有些生气,就去看了看,发现C的续写中原型为A的角色所做出的行动非常像A本人会做出的行动,非常震惊,主动加上了C。
加上C后B每天都会和她交流脑洞,B感觉C特别像A。B认为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巧的事,就没有多想。
后来一次漫展,B准备把自己的短篇做一个合集,印成一本书,到时候场贩。因为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就叫上C到时候一起,C答应了。
后来到了漫展,B正抱着几本书,看见了A,认为她是来参加漫展的,就上去打了个招呼。两人一起聊了好几分钟。
最后B问A她怎么也来漫展,A说她来帮助一个很重要的人。
B认为她是有喜欢的人了,于是找了个借口转身准备离开。
这个时候B突然脚崴了一下,A立马牵住了B的手臂把人拉进怀里,B抬头听见一句:
“现在她需要我的帮助了。”